岳父杀害女婿一家三口案后续:家属等待再审宣判(2)

2020年10月28日,四川省高院判处张志军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家属对二审改判全然不知,二审开庭也未通知我们。”杨女士称,一位亲属最早于2020年12月得知改判消息,她则于今年1月底得知,后直到今年4月才拿到二审判决书。

二审的改判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不少网友认为,案件涉及三条人命,改判死缓有些“草率”。有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观点不一,争议多在二审判决书中“抢孩子”导致的“激情犯罪”。

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宇鹏表示,本案被害三人均已死亡,是否存在“抢孩子”,属于被告人张志军妻女单方面的说法,能否成立属不确定状态。

“即使假定这一理由成立,对孩子的亲生父亲与爷爷奶奶抢孩子的行为进行防卫杀人的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张宇鹏认为,一审对这一情况的认定是较为中肯的。“亲属间抢孩子属于较为常见的民事纠纷,鉴于特殊的身份关系,仅抢孩子一事并不存在谁对谁错,与案件的定罪量刑更无直接关系。不能仅以此来认定被害人一方有过错。”

“如何解释张志军的主观恶性?在已捅倒一个人之后,张志军又对其他人用剔骨刀进行了持续的捅刺行为,说明其目的不在于防卫,而是捅倒一个算一个,不管是死是伤。但就像一审判决书所写,其捅刺的是胸部、腹部类致命部位,应该知道其行为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

律师认为,“张志军最后将邹某海捅倒后未继续实施伤害行为,并非说明其不再杀人,而是其目的达到了。”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郑飞则表示,被判死缓必须具备两个条件:行为人罪该处死刑;死刑不必立即执行。

“不必立即执行,在司法实践中一般指罪该处死刑的罪犯,有自首、立功表现或有其他从宽处罚的法定条件,或被害人本身有明显过错等情形。”

郑飞认为,结合判决书中所述的犯罪情节,被告人确有自首、自愿认罪等法定从轻情节,且该案件由家庭矛盾激化造成,被害人失去反抗能力后被告人也没有继续加害等,都符合上述可以改判死缓的情况,二审改判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郑飞提到,在最高人民法院2012年发布的第三批指导性案例中,指导案例12号李飞故意杀人案与本案有一定相似性。“案件均由民间矛盾引发,被告人顺从归案,如实供述,认罪态度好,虽然被害人亲属不予谅解,但还是被判处了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二审判决书中,四川高院采纳了张志军辩护人所提“张志军具有自首、自愿认罪、被害人亲属谅解等法定、酌定从轻情节”的辩护意见,也一度引发争议。

谅解书显示:“孩子是最可怜也是最无辜的,出生不到一年半就失去了这么多至亲。现在我带着幼小的孩子生活艰难,勉强度日张志军的性命也换不回我的丈夫和公婆,鉴于事发前张志军对孩子的悉心照顾我相信他对孩子有很深的情感我还是很希望孩子少失去一位亲人,多得到一份呵护和关爱,慎重考虑后我选择原谅张志军,留给张志军一个机会”

“一审开庭前日,张云曾联系我们亲属,希望能为张志军出具谅解书。我们明确表示了拒绝。”杨女士说,拿到二审判决书后,家属已就谅解书一事提出申诉。

一些法律人士表示,从法律关系上,张云作为邹阳的妻子,可为其出具谅解书,但其谅解书并不能代表对案件整体后果的谅解。

郑飞指出,“应注意,一方面,张云本身与丈夫有尖锐的矛盾(已分居,且双方都曾提出离婚);另一方面,张云与被告人有血缘关系,取得谅解自然较为容易。另外,该谅解应当指被害一方邹阳、杨某芬和邹某海三被害人近亲属的谅解,应当考虑邹某芬、邹某海同胞兄弟姐妹等近亲属的意愿。”

在案件引发关注后,亚博电竞体育今年4月30日,四川省高院发布对张志军故意杀人案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的通报。8月20日,该案在四川绵阳开庭再审,案件选择择期宣判。

11月5日,杨女士在微博发文称:本案在2021年5月6日发布了再审决定书,按照程序今天或者明天应该宣判了,被害人家属期待公正的宣判。消息引起社会各界关注。11月19日,杨女士称,从代理律师侯士期处了解到,宣判或将延期。

郑飞认为,尽管最新的最高法《刑事诉讼法解释》210条第一款规定,对可能判处死刑等案件,上一级人民法院可以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一次,期限为3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但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58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作出提审、再审决定之日起3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6个月。

“无论从规范的效力等级还是专门规定的角度,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其审理期限最长都不得超过6个月。”郑飞认为,本案是5月6日作出的再审决定,如有需要延长期限的情况,审理期限可以延长到6个月,截至目前没有宣判,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除非案件中出现了不计入刑事案件审理期限的情况。”

被害人家属介绍,自案发过去已近3年,由于涉及到丧葬费与抚恤金,没有张云签字便无法办理,而张云曾称要等案件结束后再处理此事,邹阳及父母的骨灰现还寄放在公主岭市殡仪馆。

“我们家属仍然相信法律,期待法院尽快给我们一个公正的判决。”杨女士说。(完)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