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岳父杀害女婿全家女儿出谅解书求从轻处罚终审改判死刑

受害人邹朔曾在河北省承德石油专业职业技术学院学习石油,他和妻子张瑜是该校的同学。

邹朔来自农村,他的家乡是吉林省公主岭市毛城子镇,虽然他的父母都是该镇的中学教师,但是家庭经济条件;

张瑜则不同,她出生在四川彭州,是正式的“城市户口”,父母都很能干,她的收入比邹朔的父母高得多,张瑜从小就是家里娇生惯养的小公主。

上大学后,两人经常见面,来来往往也对彼此有好感,虽然家人不一样,但是兴趣爱好很相似,这三观也基本一致,很快就走到一起了。

在大学里,他们俩一直被同学们认为是“模范情侣”,张瑜美丽而华丽,邹朔诚实而孝顺。虽然他的童年环境总是让张瑜有点任性,但邹硕从不在意。

一个暑假,张瑜带着邹朔去四川旅游,带邹朔回家见父母。 邹朔的父母是当地有名的大款,对女儿十分疼爱,对儿子也非常宠爱,在他们眼里,女儿就是自己的掌上明珠。张瑜和邹朔的关系自然就很融洽。 由于家庭条件的差异,张瑜的父亲张志军不同意,一直催促女儿尽快和邹朔分手。

张瑜拒绝了,张志军利用张瑜的母亲作为说客,但不管她父母怎么说,张瑜都拒绝分手。 邹朔是一个很有才华的演员,他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幸福。他觉得,如果能够和张瑜一起生活,那就是最美好的事了!邹朔爱上了张瑜。 邹朔被张瑜的坚持感动了,发誓要和她共度余生。

张志军在计划结婚的时候,拒绝了邹朔“老家在东北农村,家里没有权利,没有钱,没有权力”的说法,非常不情愿,甚至多次和张瑜发生激烈争吵。

邹朔的母亲为了给儿子和儿媳留下一个幸福的婚礼,为了让夫妻俩的未来更加美好,放弃了30多万元的人生积蓄。

邹朔的一个堂兄弟曾经说过:“我父母反对的婚姻大多是不幸福的。原来表弟的婚姻是我父母强烈反对的婚姻。现在看来,这段婚姻不仅是不幸福的,而且是悲剧的。”

这对新婚夫妇感情很好,对于妻子的一些任性,邹朔也很喜欢,而邹朔的宽容,张瑜似乎也很享受。

但缺点是邹朔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他不能一直陪在妻子身边。 所以每次他都会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能早点回来。邹朔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够用,就会提前约好了我们的见面日期。 但他们刚结婚,距离不是问题。

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他对热恋的热情逐渐冷却,曾经的浪漫和甜蜜被生活的柴米油盐所取代,尤其是自从张瑜为他生下一个孩子后,最致命的一个问题出现了。

邹朔出生在农村,但父母都是正经院校毕业的,父亲毕业于四平师范学院,妈妈毕业于公主岭师范学院,这两所学校当时都是非常好的院校。

毕业后,他们都得到了教书育人的工作,几十年来,他们坚守岗位,受到学生、同事和乡亲们的尊敬。

邹朔就是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虽然他没有成为一名教师,但是他天生的书生气让人很难不亲近。

但是这样的孩子,在互相尊重和关爱中长大,无论他在哪里结婚,都是低人一等的。

虽然他的妻子张瑜不会看不起他,但一直表现得很乖僻,做事从不低头,每次邹朔乞讨,生完孩子后,这种情况愈演愈烈,邹朔一度无法忍受。

另外,张瑜怀孕时,这对张志军夫妇特意照顾她,所以他们利用一切机会向张瑜灌输邹朔配不上她的观念。

随着战斗的继续扩大,两人都被曾经无比牢固的纽带所震撼,但出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过去的留恋,两人都没有直接说话,变得非常疏远。

直到有一天,邹朔一声不吭,“离婚”二字便脱口而出,这完全可以与张瑜的反比例相比,原来在当时张瑜父母的影响下,她从心底里已经同意邹朔不配自己,现在连“被离婚”都很难接受张瑜了。

于是她开始用言语攻击邹朔,毕竟邹朔的痛点张瑜还是很清楚的。 她知道自己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于是,她决定跟邹朔闹一场官司。邹朔是一个非常爱发脾气的人,她也不例外。于是,一场关于离婚的争执就此爆发了。 这场争吵以邹朔砰的一声关上门跑开而告终,但邹朔并不认为自己回不去了。

邹朔在旅馆里住了几天,直到平静下来才回家,才发现门锁被换了,他的东西被扔了出去。

邹朔也是如此执迷不悟,女儿出生后不到三个月,他就到当地法院申请离婚。 法院判决,女儿要跟母亲一起生活,理由是邹朔与她父亲有婚外情。邹朔向法庭提起申诉,要求离婚,并在法庭上出示了证据。但是法院拒绝了这一诉讼请求。 但法院迟迟没有作出判决——驳回邹朔的诉讼请求。

“如果我的表弟邹朔回到了他东北的父母身边,而不是呆在四川,那会是什么样子呢?” ”“他一定不会离开家乡去沈阳打工。”“他肯定要回家看看我!”“我想让他回来,因为他现在在东北。”“为什么?”“他不想回去了吗? “姑父阿姨都有正式工作,退休没有工资负担,这样的条件在农村是很好的,如果表哥再选择回东北老家,十里八村求婚、说媒、引荐,应该有人上门了,花季少女的女生会很多!”

起初,邹朔父母的钱是用来买房买车的,但邹朔的眼睛里却满是张瑜的名字,上面写着张裕的名字。

他们结婚后,他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张瑜保管,结果身无分文,只能依靠朋友们和父母的支持。

在2019年1月9日,邹朔的父母牵挂着儿子和孙女,专程从吉林赶来看望他们。 在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北川羌族自治县双石镇东坝村,邹朔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他们先去儿子租的小房子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家三口去了张瑜和邹朔的家。

两个家庭都想要孩子,谁也不肯让步,最后,愤怒的张志军把邹朔和他的父母刺在了地上。 这是今年6月14日上午10时许,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法院法庭内。被告人邹朔被押上被告席时,已是花甲之人。 邹朔和母亲因伤势过重,当场死亡。

事故发生后,张志军打电线,救护车赶到时,邹朔的父亲还生命特征,被送往医院,但被紧急送往医院后仍未能抢救,次日死亡。

邹朔和他的父母死后被安置在公主岭市的一家殡仪馆,但由于张瑜是唯一的直系亲属,如果张瑜不配合安葬,其他人就不能移动他们的遗体。

成都市中院于2019年12月20日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人张志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剥夺生命权。

“本案虽系家庭纠纷,但张志军的行为并未不法侵害刑法,不防卫性质,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犯罪结果特别严重,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其供述、如实供述和自愿认罪不足以从轻处罚。”

据邹朔的亲属说,在诉讼过程中,张瑜讨好受害者家属,不仅表示愿意为三名受害者签署火化同意书,而且还承诺在案件结束后带孩子回东北寻回祖先,然后处理三个家庭的后续安葬事宜,以换取死者亲人的谅解书。

二审法院于2020年10月28日作出改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决定。

在二审过程中,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收到张瑜的谅解书,张志军请求从宽处理杀害其丈夫及姻亲的案件。

与此同时,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表示:“邹朔家族在引发案件过程中,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属于防卫性质,一审判决只考虑了严重后果,没有综合分析案件的原因、历史和危急状态,量刑过重。”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还对被害人家属表示:“判决发生法律效力。被害人邹某海的近亲属、被害人杨某芬的近亲属已向四川高院提起上诉。”

对此,受害人家属极为不满:“一审前,张家人来找我们,提出赔偿,要求我们谅解,大家都不同意,邹成海家属也不同意。我们宁愿不民事赔偿,也不重判凶手,想知道这种理解是怎么来的吗?”

最终,2021年12月31日早上,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志军死刑,剥夺其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张志军不能妥善处理女儿的家庭纠纷。邹朔杀害三人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张志军作案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依法应当从轻处罚。张志军虽具有自首情节,但不能从轻处罚,故依法对其死刑予以减刑。”

受害者家属告诉记者:“我们对判决和立即执行感到满意。这是他(张志军)应该得到的,但我们并不高兴。毕竟,我们家的三个生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即使他死了,我们也救不了他。”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