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变死缓?救下杀害女婿一家杀人犯的竟是其女儿出具的谅解书!?

近⽇,备受舆论关注的“岳⽗杀害⼥婿⼀家案”⼜有了新进展。 该案于8⽉20⽇,在四川省绵阳市开庭再审。 但经过长达6⼩时的庭审后,法院⼜宣布择期宣判。

其中,双⽅battle的焦点主要包括凶⼿⾃⾸情节是否成⽴、凶⼿⼥⼉出具的谅解书应不应该被采纳等。 对此,阿律也要输出⼀波啦。

还是⽼惯例,本⽂观点仅基于阿律对法律程序的理解和过往类似案件的分析,最终解释和判定以法院判决为准。

2019年1⽉10⽇10时,张某军与妻⼦姚某在⼥⼉家中因外孙⼥带养问题,同⼥婿⼩邹、亲家母、亲家公发⽣争执。 争吵中,⼩邹、亲家母为争抢孩⼦,与姚某发⽣抓扯,张某军上前阻⽌时被亲家公推开。 张某军随即从阳台拿出⼀把剔⾻⼑,欲制⽌纷争,但⼩邹和亲家母都未理会。 张某军便持⼑分别向⼩邹、亲家母胸部连捅数⼑,⼜转⾝向亲家公胸腹部捅刺⼀⼑。 导致⼩邹、亲家母当场死亡,亲家公因抢救⽆效于次⽇死亡。

受害者三⼈ 张某军在⾏凶后并未逃离,⽽是留在案发现场等待民警的抓捕。 2019年12⽉20⽇,成都市中级⼈民法院⼀审以故意杀⼈罪判处张某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 对此判决,张某军深表不服,其上诉称: 本案系家庭婚姻纠纷引起,被害⼈对引发案件有严重过错,其⾏为具有防卫性质,原判决只考虑严重后果,⽽不综合分 析本案的起因、经过及上诉⼈⾯临的危急状态,量刑过重。 2020年7⽉21⽇,四川省⾼级⼈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 四川省⾼院认为—— 张某军系⾃⾸并当庭认罪,也取得了被害⼈家属的谅解,故可从轻处罚。 2020年10⽉28⽇,四川省⾼级⼈民法院⼆审改判张某军死刑,缓期两年执⾏。 被害⼈家属可不乐意了,向四川省⾼级⼈民法院提起申诉。 2021年5⽉6⽇,四川省⾼院决定对此案再审,于8⽉20⽇上午再次开庭。

对⽐⼀审与⼆审的判决,死刑or死缓,看起来似乎区别不⼤。 ⼀个是⽴即执⾏,⼀个是缓两年执⾏,被害⼈家属为何如此⼼急,就想要⽴即置张某军于死地呢?

其实,这⾥⾯的乾坤可⼤了去了! 关于死刑,我国法律始终坚持“少杀慎杀、亚博电竞体育可不杀不杀”的政策。 死缓两年,说⽩了就是给两年的考验期,只要两年内没有违法乱纪,严格遵守监规,⽆漏罪,就能转为⽆期徒刑。 从概率上来讲,死缓⼀般不会被执⾏死刑的。 这么⼀看,是不是差距就⽴显了? So 作为被害的⼈家属,对⼆审改判为死缓这个结果肯定是⼤⼤的不满意。

从上⽂可知,张某军对⼀审判决提出了上诉意见。 ⽽四川省⾼院的⼆审判决基本上也算是对其上诉意见作出了回应。 1.被害⼈过错问题 在⼀审和⼆审中,都认同了此事的导⽕索是家庭⽭盾这⼀观点。 但与⼀审不同的是,⼆审采纳了被害⼈存在过错的意见。 案发时,被害⼈不期⽽⾄且抢夺孩⼦。

张某军在劝阻⽆效情况下,为维护⾃⾝和亲⼈的利益及安全才实施激情犯罪。 因此,被害⼈应当对⽭盾的激化负有直接责任。 张某军犯罪⾏为的可谴责程度降低,“应当与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犯罪案件有所区别”。 2.具有⾃⾸、⾃愿认罪情节 张某军在杀⼈后,明知他⼈报警却并未逃跑,⽽是留在原地等待警察的抓捕。 归案后,张某军也如实供述了⾃⼰的犯罪⾏为,综合来看确属⾃⾸⾏为。

根据最新的《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规定: 对于⾃⾸情节,综合考虑⾃⾸的动机、时间、⽅式、罪⾏轻重、如实供述罪⾏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 准刑的40%以下。 3.获得了被害⼈亲属的谅解 这⾥,需要画⼀个⼤⼤的问号,因为此条内容最具争议。

根据法律规定,出具谅解书的谅解主体应当是被害⼈本⼈或其近亲属。 “近亲属”都有谁呢? 夫、妻、⽗、母、⼦、⼥、同胞兄弟姊妹。 此案中所提及的谅解书就是由被害⼈⼩邹的妻⼦出具的。

是的,被害⼈⼩邹的妻⼦就是凶⼿张某军的⼥⼉。 那这份谅解书的效⼒是不是有待斟酌呢? ⾸先,虽然案发前被害⼈⼩邹与妻⼦产⽣了⽭盾,但在法律上⼆⼈仍是夫妻关系。 作为被害⼈妻⼦,其所出具谅解书可以代替丈夫⼩邹表⽰谅解。 不过,基于凶⼿⼥⼉这⼀特殊⾝份,谅解的效⼒存在瑕疵。 其次,这份谅解书仅能代替丈夫⼩邹。 因为对于张某军的亲家母、亲家公⽽⾔,他们的近亲属中不包含⼉媳。 所以,张某军⼥⼉的谅解书在此根本起不到法律效⼒,⽆权谅解。 ⽽被害⼈的其他近亲属曾公开表⽰,并未对张某军谅解。

由此可见,凶⼿⼥⼉出具的这份谅解书作⽤甚微。 不能单凭这⼀纸谅解书就判定张某军获得了“被害⼈家属的谅解”。 也正因此,被害⼈的家属及⽹友们对⼆审判定张某军取得被害⼈家属的谅解,从⽽死刑改判死缓的结果存在不满。 纵览整个案件,其实张某军有很多选择,可以使他不必⾛到如此境地。 然⽽,他却独独选择了最坏的那⼀种,拿出了放在阳台上的剔⾻⼑。 甚⾄于出⼿即要害,⼑⼑要⼈命,最终造成三⼈死亡。

单是从这寥寥⼏⾏字中似乎就能感觉到压不住的⾎腥⽓,更何谈那真实上演的杀⼈案件呢。 如果这都不算“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危险性极⼤”,阿律真的想象不出更污糟的画⾯了。 所以——

阿律认为,虽然张某军确有⾃⾸、认罪等情节,但以此就由死刑改为死缓,似乎有些“底⽓”不⾜。 还望法院能够严格审理、认真审判,给被害⼈家属及社会⼤众⼀个有理有据、有法可依的答案。 如果您遇到任何法律问题,欢迎留⾔或私信哦~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